2008/12/17

台灣起業國之二:大樹倒下,小草新生

短期景氣已經不可能挽救,不管八百億消費券或是再多的擴大內需方案,還沒做就已經註定失敗。有魄力和遠見的政府領導者應該直接宣示,打造台灣成為全球的「起業國」,用最大的資源和政策創意,投入鼓勵國民創業,把目標放在兩年內強勁復甦,讓台灣成為第一個從全球大衰退裡站起來的國家。

現在的政府和上一任沒兩樣,都是短視、畏縮、為有錢人服務。一下要救銀行,一下要救房地產商,一下要救汽車業,對於逐漸襲來的大失業潮,簡直是束手無策,只好在政府創造的就業數字上灌水。中小企業怎麼辦?失業勞工的家庭怎麼辦?國民的生活水平怎麼維持?看不到強有力的做法,就會舉債、花錢,舉完內債想要舉外債。

政府到底該怎麼做呢?唯有大規模地鼓勵創業,包括微型生活創業、社區創業、中小型創業、創意產業、傳統產業創新,才有可能真的挽救台灣經濟。乍聽下似乎不切實際--既有的企業都活不下去了,新創事業怎麼生存呢?不,不是這樣。

第一,大樹倒下去,小草還是能生長,甚至更茂密。大企業倒閉,小商行、小店鋪還是有很多生意可做。華爾街的崩潰,不代表人民就不吃飯穿衣。歷史上的大蕭條,正是許多新企業崛起的時機。只要是針對人的基本需求而生產的行業,絕對不會消滅,反而會更興盛。

第二,創造性的毀滅,就在此時發生。經營不善的公司,倒閉後低價易主,是讓更有能力和創意的人(起業家)來擔負起領導的責任。現在的老闆做不下去,不代表他的員工或其他股東也一定做不下去。趁著衰退,換人做看看,能焠鍊出更勤奮堅強的新一代企業家。

第三,即使短期內創業不易,但政府仍應把環境準備好,讓「起業家」們先做助跑的動作。這時候公共資源應該大量投入創業教育、創新育成,並且在政府和輿論領導者們的魄力下,簡化法令與稅制,創造有利於微型企業、基本需求產業、新創事業發展的環境。一旦買氣復甦,「起業家」們就能夠一躍而起。

為什麼大規模鼓勵創業是從這波衰退裡復甦的唯一途徑呢?道理很簡單,鼓勵創業是最能夠把國人儲蓄轉化為投資的方法。衰退期間,消費和投資都大量縮減。但我們並不是一個貧窮的國家,我們的儲蓄率在亞洲四小龍裡再度奪冠。金融風暴也使得大量台灣資金從海外撤回,只是回來以後就藏在人民的口袋裡。

如果領導者有極大魄力,將大量資源用來號召國民起而創業(而非消費),那麼民間儲蓄將逐漸被動員出來:中高階層白領失業者會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創業,父母親們會把積蓄拿出來幫忙孩子創業,被海外基金嚇怕的老百姓會發現投資在看得見的小事業更可靠。

數千家、數萬家小店鋪和小工廠的投資,不正是最大的消費嗎?「起業家」們要租店面,要買原物料,更要僱用人手--這點是最重要的:大量創業,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大衰退的可怕,就在於許多工作機會一去不復返,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微型和中小型創業以及社區創業,特別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如照護和托育等,最能夠有效地吸納勞動力。

創業精神,就是台灣精神。台灣本來就是「起業國」,台灣本來就盛產「起業家」。 在這個時候倡議「起業國」,是體認到一個事實--除了鼓勵創業,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台灣從全球大衰退裡最快復甦。在這個時候倡議「起業國」,更是追尋一個夢想--台灣可以藉由大衰退浴火重生,讓我們的產業結構更健全,我們的社會更公平富足。

發表於2008/12/17聯合報名人堂

2008/11/26

台灣起業國之一:在衰退前準備復甦--打造台灣起業國

歐盟諸國逐一進入衰退,日本已連三季的負成長,美國則膽顫心驚地準備面對金融風暴後更大的產業倒閉災難。在主要出口市場都陷入可能的嚴重衰退之後,台灣實在不必存有太大的僥倖之心。現在我們所面對的問題不是會不會衰退,而是我們如何面對衰退--應該說,台灣該如何準備從衰退中復甦。

如果人類對於我們自己所創造的經濟體系有點了解的話,依照經濟學家們所說的,這確實是前所未見的經濟危機。本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就警告,任何急迫的措施都必須嘗試,即使讓政府背負更大的債務亦在所不惜。很不幸地,我們並不真的了解我們所面對的危機。

當代的大眾金融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沒有任何個人能夠完全理解的程度--公開上市企業向大眾募資或借貸,再讓股票及公司債在二級市場上流通,更在其上重重疊疊地架構了前高盛執行長、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都坦承他搞不懂的無數金融商品。在這種經濟體系裡的人的行為,建築在快速互動的集體心理及不斷後設的策略思考之上。這樣的複雜體系,對於任何的政府政策將如何回應?相信所有的經濟學家都只能說:不知道。

主要經濟體的中央銀行聯手降息,降到無可再降。多國政府狠下心來減稅再擴大公共支出,不管龐大債務未來幾年內將如何侵蝕經濟發展的根基。再來就是消費券。消費券政策即使在短期內有些微效果,也會很快證明失敗。原因在於消費券政策的公眾教育效果太好了:新聞媒體不斷的報導,使政府已無更佳政策工具來對付不景氣的事實廣為大眾所知,更把消費券造成的政府債務也讓大眾有所了解,將造成對於未來沉重財政包袱延緩經濟復甦的預期。

日本發行消費券,講明了三年後增加消費稅來彌補政府虧空。人民知道三年後稅會更重,經濟怎麼會好轉?對政府債務和未來稅負的認知,將使得消費券的效果僅止於曇花一現--消費券花掉之後,大家對於經濟前景更加悲觀,把現金守得更緊。而政府還能再印一次消費券嗎?

短期政策救不了經濟,沒有一注射就有療效這種事。一言以蔽之,這是複雜的年代,複雜的體系,大眾不會乖乖接受政府的安排,做出官員所期待的反應。國際金融家、產業執行長、散戶投資人都有他們自己的盤算,不管是否真的聰明。對付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唯有靠新的政策思維--引導大眾對中長期景氣的預期。如果大家認為經濟三年內會復甦,那麼可能兩年內就開始復甦。如果大家發現政府只剩下短期的手段,那麼短期手段用盡以後,衰退會持續更久。

現在,台灣必須準備如何從衰退裡復甦,但不是立即的復甦,而是兩三年後(如果不是更久)的復甦。因此,政府目標應該放在有助於未來經濟復甦的政策,而不只是短期刺激消費的政策。公共資源也應該用在能夠長期幫助多數人的政策,而不只是短期勉強挽救少數企業的政策。

什麼是有助於未來經濟復甦的政策?什麼又是有助於多數人的政策?答案是:創業!創業!創業!量大質精的微型和中小型創業,是最能夠將豐厚的民間儲蓄重新動員起來的方法。鼓勵台灣人做勇敢睿智的創業者(起業家),讓台灣成為一個適合創業的國度(起業國),這就是讓台灣第一個從全球大衰退裡重新站起的策略。在全世界政府和媒體都大肆鼓吹消費的時候,我知道高談創業不只是不合時宜而已。然而這場經濟危機的未來發展,將證明惟有鼓勵創業是台灣經濟再度奮起的途徑。

發表於2008/11/26聯合報名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