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0

台灣起業國之四:創新需求、社會創投

花了消費券,開心地過農曆新年,仍要面對現實:台灣不可能憑藉消費券或其他短期措施,而能夠免於全球性的大衰退。這次衰退的規模太大,不是任何短期拉抬手段可以對付。這不是市場經濟的失敗,但卻是全球資本主義必要的大調整。

市場是有效率的,理論上供給和需求可以被合理地撮合。但是有兩種機制造成了現代資本主義的供需失調,一是過度發達的資本市場,另一是過度發達的意識形態工業--大眾媒體及廣告。

本來,資本市場和廣告業分別扮演著生產資源配置和刺激消費需求的角色,對供需調節有絕對的重要性。但是當各類金融商品和估價工具發展到脫離任何人用直覺和常識能夠理解的地步,資本市場就失去了為產業和企業配置資源的意義,相反地其本身吸收了過量的資源--全世界有太多的資金、人才、時間、社會注意力放在資本市場,這是可怕的浪費。

大眾媒體和廣告業--告訴男人、女人、小孩:他缺了什麼、他該羨慕誰、以及最重要的他該買什麼,這類意識形態工業過度發達的結果,造成虛假需求取代了真實需求,而生產資源也就被錯置。人們所想要的以及願意花時間體力去賺錢換取的,都是由這些需求刺激工業所引導和形塑,有太多資源投入去滿足這類需求,很多更高的或更長遠的需求就被忽略。

造成供需失調的最根本因素卻是簡單又神秘的「時間」。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有一個特殊的研究團隊,專門致力於一種多變量、總體關聯的模擬分析方法,也可稱之為一種思考方式,叫做系統動態學(System Dynamics)。他們發展出模擬企業存貨(以及世界經濟)的動態模型,指出時間遲滯是最難的問題--如何預測市場,在正確的時間下,將預測需求的產品量生產出來。

經濟衰退是因為供給過剩。但是供給過剩是發生在所有的領域嗎?並不是。我認為,對抗這一波大衰退的戰略,就在於找到新的需求,或過去在資本市場、意識形態工業誤導下被掩蓋或被拖延的需求。

未被滿足的需求太多了。液晶面板產量太大造成價格下跌,但是高畫質電視節目的製作拍攝卻嚴重缺乏。市場上的成屋顯然是供過於求--應該要讓價錢好好地跌,才有更多人買得起,結果政府還要給這些業者紓困--但是國內一般水電修繕、安全及清潔管理的質量都不令人滿意。全國安親班據說還缺三千多名教師。我們沒有足夠的社區照護服務。有機食物還不夠普及。生命禮儀服務業還可以更多、更好。

要從創造新的需求,以及用新的方法去滿足舊的需求,來面對這次的大衰退。誰能夠做到呢?唯有勇敢的起業家(創業者)。既有的企業無法滿足的需求,得要新創的企業來投入。

為了鼓勵創業,我期待政府、金融及產業領袖共同規劃建立某種「社會創投」(Social Venture),其性質不同於行政院的國家發展基金,並非投資於大型策略產業,而是著重於新創事業、微型企業、社區服務、基本需求產業。

「社會創投」的目標不是短期的投資回報,而是在鼓勵創新、鼓勵創業、鼓勵開發新的需求,以及用新的解決方案去滿足過去沒有被滿足的需求。「社會創投」的意義更在於不景氣時期創造社會公共智慧財,讓台灣能夠儘快地、強勁地從全球大衰退中復甦。

發表於2009/01/30聯合報名人堂

2009/01/05

台灣起業國之三:十萬青年十萬金

新的一年,在聲聲句句的「裁員滾滾」、「薪餉四成」下來到。郭台銘說景氣比大家想像的壞三倍,張榮發說明年下半年只會更淒慘。大三通、大陸市場當然好,但是救經濟不能只倚賴外力。台灣一定要自救,政府領導者必須用大計畫來提振人民信心!

政策的總目標應該放在兩年後的強勁復甦,鼓起人民對未來的樂觀預期,來帶動現在的投資和消費!最好的策略就是鼓勵大量微型創業!我認為,應該設定民國九十八年是「台灣起業年」,九十九年復甦,一百年加速成長,還能促進台灣產業的轉型。

強而有力的第一步:政府立即推動新台幣一百億元的創業貸款計畫。在超過五十萬的失業人口中,有許多是有能力、有積蓄、有創意、有勇氣的人,他們就是「台灣起業軍」。只要國家協助他們武裝,社會提供他們糧草,他們可以幫台灣打開一條生路!目標上,號召十萬個有志創業者,每人從十萬元的資金展開創業計畫。那就是一百億的資金動員,也是十萬個就業機會的創造!

行政院可以考慮對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再增資一百億元,並且提供極高的保證成數,讓承辦銀行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貸出百億元的「起業金」。配合創業者拿出來的積蓄及親友的投資或借貸,就可以動員出數百億的資金。

這每筆十萬元的創業資金,應該要可以用在各類型的創業和創新,不僅是一般的加盟店、網路購物、小吃店、攤商等,也可以使用在新發明、新專利、新經營模式,乃至創業者為了獲得更多創業知識和技能而去進修和考照等等。

在提供信保創業貸款以外,政府要與學校及民間企業合作,開辦微型創業所需的財務、法律及管理課程,也必須成立更多微型創業育成所;媒體也要提供對創業環境的大量報導和分析,使得每個創業者都在充分瞭解自身優劣勢,掌握所需知識和市場資訊之下,才展開創業。

台灣當然不可能憑空有十萬個創業機會,所以政府要結合民間力量去規劃引導,也要避免惡性競爭而造成更多倒閉。主管機關應該延聘有經驗的專家們來協助審查,且創業貸款的資源配置必須符合總體政策方向。這波微型創業潮,應該要針對在過去產業結構下社會未能滿足的需求,例如服務業品質的提升、社區照護、家居維修,以及有創意的、為舊問題提供新解決方案的創業計畫。

或許會有人質疑:為甚麼要政府用百億資金去提供微型創業貸款?要是賠了怎麼辦?事實上,政府打算花在面板和記憶體製造業的紓困金額動輒千億,所挽救的工作職缺只有幾千個,而且成效十分可疑。把這麼多錢交給幾個大老闆,不如分配給十萬個有能力的微型創業者,因為他們資源有限而且沒有退路,一定會更珍惜、更有效率地運用!

這正是自救的真義--相信自己,相信民間的智慧,生命會找到出路。在全球大衰退陰影下,人民的自救已經展開了。從近來媒體報導我們看到許許多多微型創業者的奮鬥故事。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很大,政府對他們的幫助很少。這些在大衰退中創業的人們,是台灣新一代的經濟英雄。

台灣一定要自救--用我們自己的資金、自己的人才、自己的創意。政府再投入百億信保,並提供微型創業輔導,以「十萬青年十萬金」號召「台灣起業軍」,可以讓失業者成為創業者,讓失信心的國人重振信心。這,就是台灣自救!

發表於2009/01/05聯合報名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