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31

台灣起業國之七:經濟改革的春燕--社會型企業

電子業的幾張急單,股市的幾天小漲,就有一些企業老闆們說「春燕來了」,渾然忘記這次全球經濟衰退的規模之大,結構性之深--歐美消費市場不知何時恢復,第二波金融餘震可能來襲。景氣復甦誰人不愛?看到失業勞工和貧困家庭兒童的悽慘情況,真恨不得「春燕」趕快來,讓他們也能分一杯羹。

問題是「無就業的復甦」不算真的復甦,更令人擔心的是股市小漲騙進更多散戶,店租該跌到底而不跌反而阻礙了創業意願。種種假象或誤導論調不僅無益於復甦,更可能使衰退延長及惡化。好像一個病人在病情略有好轉時就恢復熬夜、吸菸,沒有把生病當成是提醒改變生活方式的警訊,很快他的病會來得更嚴重。

大衰退本來是調整經濟體質的契機,如果我們急著回到「business as usual」,不久之後更大的災難必定來臨。現有的經濟制度是有效率的,但是它也是有缺陷的,它造成全球貧富差距、環境破壞及當代人類的精神疾病。人類不可能不在既有制度上再思改革超越,而能夠維繫下去。

建立窮人銀行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孟加拉經濟學教授尤努斯,在「打造富足新世界」這本書中有一句話給予我很大的震撼:「現行經濟體制最大的失敗,就是它無法滿足最基本的人性渴望。」資本主義的優點不就是滿足人類的基本渴望嗎?但現在發生在世界的事情說明並非如此。

讀一讀最近幾本華爾街金融工程師和投資銀行家自曝行徑的書,看看歐洲最近來接二連三銀行及大企業高級主管遭受仇恨攻擊的事件,可以知道不論在富國或窮國,人們都已經感受到經濟體系非改革不可的一股潮流來到了。

一股平等與責任的潮流,將要改變這二、三十年來傾向過度競爭與放任的經濟體制。這並不是要用社會主義來取代資本主義,而是用新的企業型態來改正資本主義的弊病。這也不是要把富人的財富交給窮人,而是同時幫助富人從他們也有的痛苦、無聊、匱乏中解放出來,而能滿足物質以外更基本的人性渴望--認同、尊重、愛與奉獻。

尤努斯和他的夥伴們積極推動的「社會型企業」(social business enterprise)是下一階段的處方。社會型企業是在市場裡運作的企業,但是其終極目標是對社會提供更好的產品與服務,而不是企業利潤的極大化--歸還投資者股金,但不分配紅利,也就是將大部份盈餘再投入生產,因此它們反而可能更具競爭力。

對投資者來說,台灣現在有過高的儲蓄不知道能夠往何處去,針對基本需求和社區需求而開發的社會型企業可能是較好的生意。雖然沒有高額報酬--反正股市和其他投資標的也沒有--至少資金可以流動也可以回收。投資在幫助社區以及弱勢者的社會型企業,所得到的滿足感應該是進出股市所無法比擬的。

在從業者方面,社會型企業可以招募到優秀的人才--在世界各國、在台灣,很多有天分、有使命感、受過好的教育的年輕人願意投入社會公益事業。社會型企業比起傳統的非營利公益組織可以提供更好的薪資和更大的發揮空間--和一般企業在市場上競爭的挑戰與樂趣。

在台灣建立社會型企業的時機接近成熟了。台灣社會的資金過剩,人才充裕,但是社區服務和諸多新興需求卻未被滿足。只要有符合社會目的的會計制度,加上新型態管理技術、新觀念經營人才的研發培訓,就有機會建立很好的社會型企業。

剝削大自然、折磨人類自身的經濟制度是不能回去的,也是不能維繫的。如果一場所謂百年僅見的經濟危機能夠帶給我們更多的省思和改變的決心,從而發展出互助合作、與大自然共處的新經濟型態,這才是真正的「春燕」。

發表於2009/03/31聯合報名人堂

2009/03/13

台灣起業國之六:Power without a Point?

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給了各國政府極大的壓力,同時也給了他們極大的權力。為了挽救經濟,似乎任何做法都是被允許的。在民間消費和投資驟減的此時,只有靠巨額的政府支出。於是政府決策者突然間有了遠超過以往的借錢和花錢兩種超級權力。政府本來就有借錢和花錢的權力,但是人民必須關切的,是政府有沒有足夠的正直、善良和可信度,有沒有足夠的聰明、理智來行使這些超級權力。

在全球經濟危機鋪天蓋地而來的時候,比可能出現的大蕭條更恐怖的,是看著國家政府的紀律和理智崩潰。首先是對經濟總額--「量」的過度執著,而對經濟生活的「質」無暇顧及。我相信在經濟成長率越「負」越多,失業率更高到政府統計數字已經不被信任的時候,決策者所能想到的只是如何用政府支出、政府雇用,來把可怕的數字趕緊美化一點。而要美化個百分之一的GDP、百分之一的失業率,決策者所能做的就是丟錢、丟錢、丟錢,簡直就是用錢直接去「買」數字。

政府丟錢丟到手忙腳亂,但其實他們並沒有錢可丟。錢是借來的。政府瘋狂借錢到了極危險的地步。財政部打算搞個「平台」把攸關勞工、公教退休撫卹及一般國民儲蓄的四大基金導入到愛台十二大建設,造成一片驚惶。上周又傳聞「府院高層」竟然打起外匯存底的主意,還好被央行總裁擋下了--所謂高層是否把外匯存底誤以為是外幣存款了?且不論我們的財政赤字高到甚麼地步,也不去談法律上的舉債限制,只看政府這樣亂籌錢,不必計算都可以推測,國家的償債能力很可能會出問題。

政府弄錢無章法,花錢的能力更可疑。現在我們政府最大宗的支出項目,還是所謂的基礎建設--道路、橋梁、各類新建及維修工程。不可否認台灣的某些基礎建設已經過於老舊,為了安全及服務品質應該要投資更新。但是這些支出項目對經濟發展的未來意義已經不大了。在革命的年代,列寧曾經說鐵路、鋼鐵等是共產主義的「戰略高地」;在今天,網路比鐵路更重要,電腦比鋼鐵更重要,而教育更是超過一切的真正「基礎」建設。科技與教育的結合,才是今日的「戰略高地」!

政府為什麼還要投資在被地方利益集團綁標分贓的蚊子館、假建設?日本在「失落的十年」裡蓋了幾千公里不知通往何處的高速公路,沒有縮短反而延長了衰退,這慘痛教訓還不夠?政府項目裡,用在推動科技與教育--電腦化教室、網路普及、縮小數位落差的採購經費為甚麼遠遠不如營建、水泥、鋼鐵?而政府的採購決策權,又為什麼總是不能直接下放到真正的使用者--比如讓真正懂得E化的國中小老師來決定學校要購買甚麼設備,而不是一些對電腦根本沒興趣的長官?

有一位立法院助理告訴我,行政院提供給立法委員的關於擴大公共支出的資料,僅是寥寥數頁的簡報檔。政府對這巨額經費沒有縝密的規劃,就草率地借錢花錢。他諷刺說,這是「Power Point(簡報檔)治國」。我說,power(權力)要是有個point(道理)就還好,更怕的是power without a point(有權力沒頭緒)。我很擔心,在經濟衰退危機之外,我們還得面對不斷膨脹有如巨大星雲的財政危機。而經歷過這樣的揮霍,往後政府權力可能會如何擴張以及如何腐化,也令人摒息。

發表於2009/03/13聯合報名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