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23

台灣起業國之八:「起業型社會」與「社會型企業」

國內的失業率還在升高,談甚麼景氣回春,看麼領先指標都是沒有意義的。人民的痛苦指數有顯著降低,才是真正的復甦。要救經濟,該做的事情還很多!最怕的是政府領導人沾沾自喜,以為光是靠著灑錢,經濟危機就解決了。政府從來都不是聰明的買主,公共工程採購有太多的勾結和浪費。納稅人的錢--還有向未來子孫借來的債,該有更聰明的用途。推動「起業型社會」及「社會型企業」,才是政策該走的方向!

「起業型社會」是指扶助創業的政策環境與鼓勵創業的社會文化。政府在救經濟以及救失業兩個方面,都過於低估創業政策的重要性,對於鼓勵創業所投注的資源遠遠不足。政府花在短期「買」就業率的錢,遠比提供創業貸款擔保的經費多得多。搞就業博覽會之類的表面工夫,勞「師」(學校)動眾(公務員),簡直是捨本逐末。沒有創業,哪來的就業?

政策制定者們還沒有體認到,大量的創業對台灣經濟有多麼重要。前陣子股市所表現的是所謂的資金行情,是金融風暴後由海外匯回的大量資金,在低利率下勢必要尋找投資標的而投入國內股市的結果。不必說,只要氾濫資金全部投入股市,一定造成下一輪的股災。如果投入房地產,則是另一波的泡沫。我們需要大量的新創事業,來吸納在銀行裡嚴重過剩的民間資金。

「社會型企業」是以公共利益為目標的營利事業,但其營利不全是為了出資股東,而是為了提升競爭力、永續經營、擴大服務。最著名的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創立的「葛拉敏」(鄉村)事業體,且在歐美亞非各洲都有成功複製的經驗。在台灣也有一些先行者在努力嘗試,包括部分社區及微型企業。

既有的企業體要轉換為「社會型企業」非常困難,因為股東意見很難協調。可以想見,「社會型企業」必定大多是新創事業。從政策的角度,推動「起業型社會」與「社會型企業」幾乎是一體兩面。政府應積極鼓勵創業,更該鼓勵「社會型企業」的創業,因為「社會型企業」提供原先商業體系無法滿足的服務,而且以保留盈餘再投資而非股東分紅為企業目標,有更強的動機去擴大雇用--有助於減輕失業。

低利、免擔保的微型創業貸款,有如尤努斯在孟加拉設立的「窮人銀行」(在台灣可改稱「誠信創貸」),是「起業型社會」的催化劑,也是「社會型企業」的後盾。行政院勞委會的微型創業貸款與「鳳凰計畫」,青輔會的青年創業貸款與「飛雁計畫」等,毫無疑問必須再擴大--擴大十倍都不為過,因為受惠者不夠多!

用來擔保這些創業貸款的中小企業信保基金,也必須再增資至少數倍,提供全額擔保,簡化審核程序,讓銀行更快地貸出更多筆的創業貸款--這對失業者、創業者、銀行以及整體社會都有利益。最高決策者該去過問一下:這些立意甚佳的政策,到底成功件數與總額多少?主辦機關有沒有盡力?銀行有沒有配合?

經濟部新提出的製造業投資五十萬元以上五年免稅,並沒有嘉惠非製造業與五十萬元以下的微型創業!沒有好的政策引導,民間微型創業會趨向於停留在非正式經濟的領域,也就是都不去登記立案,但這樣他們長期經營的意願就會降低,政府也抽不到他們的稅。

經建會與文建會推動的文化創意產業,有許多項目應該朝「社會型企業」的方向來規劃。設立社會機制如大眾創投基金來引導民間資金投入文化創意產業,可以同時促進供給面及需求面--愈多人投資在文化創意產業,會引起愈多人去消費。文創產業不能靠少數資本家的投機冒險與政府的補助,要靠大眾參與帶動。

在經濟谷底,該做的事情更多,也更要有長遠眼光,更應該以進步的社會價值做為政策的方向!

發表於2009/04/23聯合報名人堂

2009/03/31

台灣起業國之七:經濟改革的春燕--社會型企業

電子業的幾張急單,股市的幾天小漲,就有一些企業老闆們說「春燕來了」,渾然忘記這次全球經濟衰退的規模之大,結構性之深--歐美消費市場不知何時恢復,第二波金融餘震可能來襲。景氣復甦誰人不愛?看到失業勞工和貧困家庭兒童的悽慘情況,真恨不得「春燕」趕快來,讓他們也能分一杯羹。

問題是「無就業的復甦」不算真的復甦,更令人擔心的是股市小漲騙進更多散戶,店租該跌到底而不跌反而阻礙了創業意願。種種假象或誤導論調不僅無益於復甦,更可能使衰退延長及惡化。好像一個病人在病情略有好轉時就恢復熬夜、吸菸,沒有把生病當成是提醒改變生活方式的警訊,很快他的病會來得更嚴重。

大衰退本來是調整經濟體質的契機,如果我們急著回到「business as usual」,不久之後更大的災難必定來臨。現有的經濟制度是有效率的,但是它也是有缺陷的,它造成全球貧富差距、環境破壞及當代人類的精神疾病。人類不可能不在既有制度上再思改革超越,而能夠維繫下去。

建立窮人銀行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孟加拉經濟學教授尤努斯,在「打造富足新世界」這本書中有一句話給予我很大的震撼:「現行經濟體制最大的失敗,就是它無法滿足最基本的人性渴望。」資本主義的優點不就是滿足人類的基本渴望嗎?但現在發生在世界的事情說明並非如此。

讀一讀最近幾本華爾街金融工程師和投資銀行家自曝行徑的書,看看歐洲最近來接二連三銀行及大企業高級主管遭受仇恨攻擊的事件,可以知道不論在富國或窮國,人們都已經感受到經濟體系非改革不可的一股潮流來到了。

一股平等與責任的潮流,將要改變這二、三十年來傾向過度競爭與放任的經濟體制。這並不是要用社會主義來取代資本主義,而是用新的企業型態來改正資本主義的弊病。這也不是要把富人的財富交給窮人,而是同時幫助富人從他們也有的痛苦、無聊、匱乏中解放出來,而能滿足物質以外更基本的人性渴望--認同、尊重、愛與奉獻。

尤努斯和他的夥伴們積極推動的「社會型企業」(social business enterprise)是下一階段的處方。社會型企業是在市場裡運作的企業,但是其終極目標是對社會提供更好的產品與服務,而不是企業利潤的極大化--歸還投資者股金,但不分配紅利,也就是將大部份盈餘再投入生產,因此它們反而可能更具競爭力。

對投資者來說,台灣現在有過高的儲蓄不知道能夠往何處去,針對基本需求和社區需求而開發的社會型企業可能是較好的生意。雖然沒有高額報酬--反正股市和其他投資標的也沒有--至少資金可以流動也可以回收。投資在幫助社區以及弱勢者的社會型企業,所得到的滿足感應該是進出股市所無法比擬的。

在從業者方面,社會型企業可以招募到優秀的人才--在世界各國、在台灣,很多有天分、有使命感、受過好的教育的年輕人願意投入社會公益事業。社會型企業比起傳統的非營利公益組織可以提供更好的薪資和更大的發揮空間--和一般企業在市場上競爭的挑戰與樂趣。

在台灣建立社會型企業的時機接近成熟了。台灣社會的資金過剩,人才充裕,但是社區服務和諸多新興需求卻未被滿足。只要有符合社會目的的會計制度,加上新型態管理技術、新觀念經營人才的研發培訓,就有機會建立很好的社會型企業。

剝削大自然、折磨人類自身的經濟制度是不能回去的,也是不能維繫的。如果一場所謂百年僅見的經濟危機能夠帶給我們更多的省思和改變的決心,從而發展出互助合作、與大自然共處的新經濟型態,這才是真正的「春燕」。

發表於2009/03/31聯合報名人堂

2009/03/13

台灣起業國之六:Power without a Point?

全球性的經濟大衰退,給了各國政府極大的壓力,同時也給了他們極大的權力。為了挽救經濟,似乎任何做法都是被允許的。在民間消費和投資驟減的此時,只有靠巨額的政府支出。於是政府決策者突然間有了遠超過以往的借錢和花錢兩種超級權力。政府本來就有借錢和花錢的權力,但是人民必須關切的,是政府有沒有足夠的正直、善良和可信度,有沒有足夠的聰明、理智來行使這些超級權力。

在全球經濟危機鋪天蓋地而來的時候,比可能出現的大蕭條更恐怖的,是看著國家政府的紀律和理智崩潰。首先是對經濟總額--「量」的過度執著,而對經濟生活的「質」無暇顧及。我相信在經濟成長率越「負」越多,失業率更高到政府統計數字已經不被信任的時候,決策者所能想到的只是如何用政府支出、政府雇用,來把可怕的數字趕緊美化一點。而要美化個百分之一的GDP、百分之一的失業率,決策者所能做的就是丟錢、丟錢、丟錢,簡直就是用錢直接去「買」數字。

政府丟錢丟到手忙腳亂,但其實他們並沒有錢可丟。錢是借來的。政府瘋狂借錢到了極危險的地步。財政部打算搞個「平台」把攸關勞工、公教退休撫卹及一般國民儲蓄的四大基金導入到愛台十二大建設,造成一片驚惶。上周又傳聞「府院高層」竟然打起外匯存底的主意,還好被央行總裁擋下了--所謂高層是否把外匯存底誤以為是外幣存款了?且不論我們的財政赤字高到甚麼地步,也不去談法律上的舉債限制,只看政府這樣亂籌錢,不必計算都可以推測,國家的償債能力很可能會出問題。

政府弄錢無章法,花錢的能力更可疑。現在我們政府最大宗的支出項目,還是所謂的基礎建設--道路、橋梁、各類新建及維修工程。不可否認台灣的某些基礎建設已經過於老舊,為了安全及服務品質應該要投資更新。但是這些支出項目對經濟發展的未來意義已經不大了。在革命的年代,列寧曾經說鐵路、鋼鐵等是共產主義的「戰略高地」;在今天,網路比鐵路更重要,電腦比鋼鐵更重要,而教育更是超過一切的真正「基礎」建設。科技與教育的結合,才是今日的「戰略高地」!

政府為什麼還要投資在被地方利益集團綁標分贓的蚊子館、假建設?日本在「失落的十年」裡蓋了幾千公里不知通往何處的高速公路,沒有縮短反而延長了衰退,這慘痛教訓還不夠?政府項目裡,用在推動科技與教育--電腦化教室、網路普及、縮小數位落差的採購經費為甚麼遠遠不如營建、水泥、鋼鐵?而政府的採購決策權,又為什麼總是不能直接下放到真正的使用者--比如讓真正懂得E化的國中小老師來決定學校要購買甚麼設備,而不是一些對電腦根本沒興趣的長官?

有一位立法院助理告訴我,行政院提供給立法委員的關於擴大公共支出的資料,僅是寥寥數頁的簡報檔。政府對這巨額經費沒有縝密的規劃,就草率地借錢花錢。他諷刺說,這是「Power Point(簡報檔)治國」。我說,power(權力)要是有個point(道理)就還好,更怕的是power without a point(有權力沒頭緒)。我很擔心,在經濟衰退危機之外,我們還得面對不斷膨脹有如巨大星雲的財政危機。而經歷過這樣的揮霍,往後政府權力可能會如何擴張以及如何腐化,也令人摒息。

發表於2009/03/13聯合報名人堂

2009/02/19

台灣起業國之五:創業教育是最有價值的公共投資

近三個月前,我在這個專欄提出「在衰退前準備復甦--打造台灣起業國」。那時歐美日的經濟衰退跡象顯露,各國政經決策者及知識分子屏息關注著難以逃避的全球經濟危機,而台灣許多政治人物還渾然不覺或懷抱著僥倖。

我指出任何短期措施都無法挽救衰退,政府能做的是提升中長期的預期--鼓勵創業,是最有效的方案。當時我心裡不是沒有一絲不安。我知道在主流意見--從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到台灣媒體,都大肆鼓吹政府支出及刺激消費,談創業政策不只是不合時宜而已,簡直是政治不正確。

然而民間生命力不需要政府帶領,也不待知識分子倡議。生命會找到出路。企業裁員停業,大量失業人口浮現之後,創業潮也已經自然湧起了。原來「起業國」根本不需要提倡。台灣本來就是「起業國」,台灣人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民。就算賺不了甚麼錢,做點小生意也比窩在家裡憂鬱好。

於是我們看到了各種微型創業、創新服務的出現。媒體也開始熱烈地報導家庭創業、高階白領失業轉創業等振奮人心的故事。政府的腳步雖然落後,但也急起直追--無奈追得頗為凌亂,推出了創業貸款的擴大和政府保證成數提高,乃至加盟連鎖創業補助金等,只可惜看不出宏觀的思維和強有力的號召。

事實上,「起業國」不僅仍需要提倡,民間創業潮更需要政府和知識社群的協助引導。政府領導者若沒有完整的理念和長期的戰略,甚至對自己手上有的和可以用的政策工具諸如補助、管制、稅收、採購、投資等,沒有全盤掌握規劃,就會發生聽一樣做一樣或是被個別利益牽著走的情況。

政府政策凌亂,就只能跟在民間創業潮的後面走,無法起引導的作用。但民間創業潮的方向不見得符合長遠的社會利益。民間創業潮是自發的,也是被迫的,尤其是諸多失業轉創業的情況。於是出現擁有專門技能或管理經驗的人去賣炸雞排。職業沒有貴賤高低,但是更多的炸雞排連鎖對國民健康和產業轉型有很大的幫助嗎?

創業政策的目的應該不僅是將豐厚的民間儲蓄動起來,轉化為國內投資、創造就業機會,更大的理想是藉由生產資源的重新配置來達到產業結構的調整,例如服務業升級、促進社區和文化產業發展等。要朝這樣的理想前進,政府和知識社群必須立即投注大量心力在創業教育。

此時,創業教育比就業教育更重要。在好幾個計畫上,政府花了不少錢提供就業訓練或在職訓練,但這些做法到底有沒有用?只能看這次經濟衰退的深度和長度。如果衰退更深更久,例如歷史上的幾次大蕭條,許多工作機會根本是一去不復返。那時勞工所面臨的不是有沒有某些技能--有再多技能還是找不到工作。

創業教育是最有價值的公共投資。政府和知識社群應該合作,在全國廣設非營利性質的創業教學機構(「起業塾」),招聘有專門知識和管理經驗的人(包括中高階失業者)來擔任授課員(「起業師」),找大批畢業即失業的大學或研究生來做行政和研究助理,再補助有志創業的人(「起業家」)到此研習和交流。

創業教育可以協助有能力的人為自己和他人創造就業機會。創業教育更能夠幫助那些被迫創業的人們,選擇真正適合自己又有未來發展的行業來開創新人生。「台灣起業塾」的理想若能實現,將是我們的社會互助合作、共同面對經濟危機的偉大集體行動。

發表於2009/02/19聯合報名人堂

2009/01/30

台灣起業國之四:創新需求、社會創投

花了消費券,開心地過農曆新年,仍要面對現實:台灣不可能憑藉消費券或其他短期措施,而能夠免於全球性的大衰退。這次衰退的規模太大,不是任何短期拉抬手段可以對付。這不是市場經濟的失敗,但卻是全球資本主義必要的大調整。

市場是有效率的,理論上供給和需求可以被合理地撮合。但是有兩種機制造成了現代資本主義的供需失調,一是過度發達的資本市場,另一是過度發達的意識形態工業--大眾媒體及廣告。

本來,資本市場和廣告業分別扮演著生產資源配置和刺激消費需求的角色,對供需調節有絕對的重要性。但是當各類金融商品和估價工具發展到脫離任何人用直覺和常識能夠理解的地步,資本市場就失去了為產業和企業配置資源的意義,相反地其本身吸收了過量的資源--全世界有太多的資金、人才、時間、社會注意力放在資本市場,這是可怕的浪費。

大眾媒體和廣告業--告訴男人、女人、小孩:他缺了什麼、他該羨慕誰、以及最重要的他該買什麼,這類意識形態工業過度發達的結果,造成虛假需求取代了真實需求,而生產資源也就被錯置。人們所想要的以及願意花時間體力去賺錢換取的,都是由這些需求刺激工業所引導和形塑,有太多資源投入去滿足這類需求,很多更高的或更長遠的需求就被忽略。

造成供需失調的最根本因素卻是簡單又神秘的「時間」。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有一個特殊的研究團隊,專門致力於一種多變量、總體關聯的模擬分析方法,也可稱之為一種思考方式,叫做系統動態學(System Dynamics)。他們發展出模擬企業存貨(以及世界經濟)的動態模型,指出時間遲滯是最難的問題--如何預測市場,在正確的時間下,將預測需求的產品量生產出來。

經濟衰退是因為供給過剩。但是供給過剩是發生在所有的領域嗎?並不是。我認為,對抗這一波大衰退的戰略,就在於找到新的需求,或過去在資本市場、意識形態工業誤導下被掩蓋或被拖延的需求。

未被滿足的需求太多了。液晶面板產量太大造成價格下跌,但是高畫質電視節目的製作拍攝卻嚴重缺乏。市場上的成屋顯然是供過於求--應該要讓價錢好好地跌,才有更多人買得起,結果政府還要給這些業者紓困--但是國內一般水電修繕、安全及清潔管理的質量都不令人滿意。全國安親班據說還缺三千多名教師。我們沒有足夠的社區照護服務。有機食物還不夠普及。生命禮儀服務業還可以更多、更好。

要從創造新的需求,以及用新的方法去滿足舊的需求,來面對這次的大衰退。誰能夠做到呢?唯有勇敢的起業家(創業者)。既有的企業無法滿足的需求,得要新創的企業來投入。

為了鼓勵創業,我期待政府、金融及產業領袖共同規劃建立某種「社會創投」(Social Venture),其性質不同於行政院的國家發展基金,並非投資於大型策略產業,而是著重於新創事業、微型企業、社區服務、基本需求產業。

「社會創投」的目標不是短期的投資回報,而是在鼓勵創新、鼓勵創業、鼓勵開發新的需求,以及用新的解決方案去滿足過去沒有被滿足的需求。「社會創投」的意義更在於不景氣時期創造社會公共智慧財,讓台灣能夠儘快地、強勁地從全球大衰退中復甦。

發表於2009/01/30聯合報名人堂

2009/01/05

台灣起業國之三:十萬青年十萬金

新的一年,在聲聲句句的「裁員滾滾」、「薪餉四成」下來到。郭台銘說景氣比大家想像的壞三倍,張榮發說明年下半年只會更淒慘。大三通、大陸市場當然好,但是救經濟不能只倚賴外力。台灣一定要自救,政府領導者必須用大計畫來提振人民信心!

政策的總目標應該放在兩年後的強勁復甦,鼓起人民對未來的樂觀預期,來帶動現在的投資和消費!最好的策略就是鼓勵大量微型創業!我認為,應該設定民國九十八年是「台灣起業年」,九十九年復甦,一百年加速成長,還能促進台灣產業的轉型。

強而有力的第一步:政府立即推動新台幣一百億元的創業貸款計畫。在超過五十萬的失業人口中,有許多是有能力、有積蓄、有創意、有勇氣的人,他們就是「台灣起業軍」。只要國家協助他們武裝,社會提供他們糧草,他們可以幫台灣打開一條生路!目標上,號召十萬個有志創業者,每人從十萬元的資金展開創業計畫。那就是一百億的資金動員,也是十萬個就業機會的創造!

行政院可以考慮對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再增資一百億元,並且提供極高的保證成數,讓承辦銀行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貸出百億元的「起業金」。配合創業者拿出來的積蓄及親友的投資或借貸,就可以動員出數百億的資金。

這每筆十萬元的創業資金,應該要可以用在各類型的創業和創新,不僅是一般的加盟店、網路購物、小吃店、攤商等,也可以使用在新發明、新專利、新經營模式,乃至創業者為了獲得更多創業知識和技能而去進修和考照等等。

在提供信保創業貸款以外,政府要與學校及民間企業合作,開辦微型創業所需的財務、法律及管理課程,也必須成立更多微型創業育成所;媒體也要提供對創業環境的大量報導和分析,使得每個創業者都在充分瞭解自身優劣勢,掌握所需知識和市場資訊之下,才展開創業。

台灣當然不可能憑空有十萬個創業機會,所以政府要結合民間力量去規劃引導,也要避免惡性競爭而造成更多倒閉。主管機關應該延聘有經驗的專家們來協助審查,且創業貸款的資源配置必須符合總體政策方向。這波微型創業潮,應該要針對在過去產業結構下社會未能滿足的需求,例如服務業品質的提升、社區照護、家居維修,以及有創意的、為舊問題提供新解決方案的創業計畫。

或許會有人質疑:為甚麼要政府用百億資金去提供微型創業貸款?要是賠了怎麼辦?事實上,政府打算花在面板和記憶體製造業的紓困金額動輒千億,所挽救的工作職缺只有幾千個,而且成效十分可疑。把這麼多錢交給幾個大老闆,不如分配給十萬個有能力的微型創業者,因為他們資源有限而且沒有退路,一定會更珍惜、更有效率地運用!

這正是自救的真義--相信自己,相信民間的智慧,生命會找到出路。在全球大衰退陰影下,人民的自救已經展開了。從近來媒體報導我們看到許許多多微型創業者的奮鬥故事。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很大,政府對他們的幫助很少。這些在大衰退中創業的人們,是台灣新一代的經濟英雄。

台灣一定要自救--用我們自己的資金、自己的人才、自己的創意。政府再投入百億信保,並提供微型創業輔導,以「十萬青年十萬金」號召「台灣起業軍」,可以讓失業者成為創業者,讓失信心的國人重振信心。這,就是台灣自救!

發表於2009/01/05聯合報名人堂

2008/12/17

台灣起業國之二:大樹倒下,小草新生

短期景氣已經不可能挽救,不管八百億消費券或是再多的擴大內需方案,還沒做就已經註定失敗。有魄力和遠見的政府領導者應該直接宣示,打造台灣成為全球的「起業國」,用最大的資源和政策創意,投入鼓勵國民創業,把目標放在兩年內強勁復甦,讓台灣成為第一個從全球大衰退裡站起來的國家。

現在的政府和上一任沒兩樣,都是短視、畏縮、為有錢人服務。一下要救銀行,一下要救房地產商,一下要救汽車業,對於逐漸襲來的大失業潮,簡直是束手無策,只好在政府創造的就業數字上灌水。中小企業怎麼辦?失業勞工的家庭怎麼辦?國民的生活水平怎麼維持?看不到強有力的做法,就會舉債、花錢,舉完內債想要舉外債。

政府到底該怎麼做呢?唯有大規模地鼓勵創業,包括微型生活創業、社區創業、中小型創業、創意產業、傳統產業創新,才有可能真的挽救台灣經濟。乍聽下似乎不切實際--既有的企業都活不下去了,新創事業怎麼生存呢?不,不是這樣。

第一,大樹倒下去,小草還是能生長,甚至更茂密。大企業倒閉,小商行、小店鋪還是有很多生意可做。華爾街的崩潰,不代表人民就不吃飯穿衣。歷史上的大蕭條,正是許多新企業崛起的時機。只要是針對人的基本需求而生產的行業,絕對不會消滅,反而會更興盛。

第二,創造性的毀滅,就在此時發生。經營不善的公司,倒閉後低價易主,是讓更有能力和創意的人(起業家)來擔負起領導的責任。現在的老闆做不下去,不代表他的員工或其他股東也一定做不下去。趁著衰退,換人做看看,能焠鍊出更勤奮堅強的新一代企業家。

第三,即使短期內創業不易,但政府仍應把環境準備好,讓「起業家」們先做助跑的動作。這時候公共資源應該大量投入創業教育、創新育成,並且在政府和輿論領導者們的魄力下,簡化法令與稅制,創造有利於微型企業、基本需求產業、新創事業發展的環境。一旦買氣復甦,「起業家」們就能夠一躍而起。

為什麼大規模鼓勵創業是從這波衰退裡復甦的唯一途徑呢?道理很簡單,鼓勵創業是最能夠把國人儲蓄轉化為投資的方法。衰退期間,消費和投資都大量縮減。但我們並不是一個貧窮的國家,我們的儲蓄率在亞洲四小龍裡再度奪冠。金融風暴也使得大量台灣資金從海外撤回,只是回來以後就藏在人民的口袋裡。

如果領導者有極大魄力,將大量資源用來號召國民起而創業(而非消費),那麼民間儲蓄將逐漸被動員出來:中高階層白領失業者會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創業,父母親們會把積蓄拿出來幫忙孩子創業,被海外基金嚇怕的老百姓會發現投資在看得見的小事業更可靠。

數千家、數萬家小店鋪和小工廠的投資,不正是最大的消費嗎?「起業家」們要租店面,要買原物料,更要僱用人手--這點是最重要的:大量創業,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大衰退的可怕,就在於許多工作機會一去不復返,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微型和中小型創業以及社區創業,特別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如照護和托育等,最能夠有效地吸納勞動力。

創業精神,就是台灣精神。台灣本來就是「起業國」,台灣本來就盛產「起業家」。 在這個時候倡議「起業國」,是體認到一個事實--除了鼓勵創業,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台灣從全球大衰退裡最快復甦。在這個時候倡議「起業國」,更是追尋一個夢想--台灣可以藉由大衰退浴火重生,讓我們的產業結構更健全,我們的社會更公平富足。

發表於2008/12/17聯合報名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