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30

越南在中美之間

從台灣在亞洲的角色與國家戰略角度,目前仍在發展中的南海問題是不可以等閒視之的。當前的南海問題,幾乎可以說即是中國與美國在東南亞爭奪領導權的顯影。究竟美國在亞洲的取捨進退如何?美國有沒有在東南亞圍堵中國的戰略?將要採取何種做法?有多大的能力與決心?亞洲國家有哪些將與美國合作?又有哪些會在美中之間游移?中國將用軟或硬的姿態來應對?中國有何能力在此區域與美國周旋?這些問題或多或少都可以從南海找到端倪。

觀察越南先前擺出的強硬姿態,可以看出美國積極「重返」東南亞的企圖,但卻不能遽然論斷中國會輕易受制於美國。儘管一周之前劍拔弩張,本周內越南派出外交部副部長為特使訪問北京,很快地就與中共達成共識,雙方宣稱「健康穩定發展的中越關係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願望,也有利於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發展」。兩國領導人也都同意「透過談判與友好協商,和平解決兩國之間的海上爭議」。這種急轉直下的情況,顯示中國當然仍有實力與美國在區域內周旋,而越南先前所顯示的姿態也含有向中共爭取談判籌碼的意味。

越南與中國雙方在此次會談,都同意要回到「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所主張的精神。那是指在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國與東南亞國協領導人的會談上簽訂的宣言。宣言中說,在爭議解決之前,各方承諾保持克制,不採取使爭議擴大化和複雜化的行動。基本上牽涉南海問題的各方都很了解,保持克制、用協商來解決爭端,是唯一的途徑。南海固然在戰略上重要,也有油礦開採上的經濟價值,但是對各國來說都不是生存攸關的絕對國家利益。也由於各方均深明南海問題就是美國在亞洲的領導權問題,就是中國與美國爭霸問題,因此戰爭反而不會輕易發生。因為各方都承擔不起引發大國戰爭的後果,而大國也不會貿然捨和平談判不由而捲入戰爭。

在這樣的理解之上,來看越南的表態與實際行為,就很明白。越南與中國自從一九七九年戰爭的最惡劣關係,發展到一九九零年代的關係正常化,直至近年來經貿關係持續開展,兩個共產黨政府都很清楚彼此有很大的共同利益,包括戰略與經濟上的利益。但是美國與越南也有許多的經貿利益快速發展中,而美國更提供越南在戰略上的選項。越南雖然與中國有很大的共同利益,也有很大的利益衝突,即中國在中南半島的勢力愈龐大,越南的自主性就愈小。美國的介入,讓越南有了很好的籌碼。這一情況與美國和中國在越戰期間各自支持一方在越南境內對抗有很大不同。此一時彼一時,現在越南可以在美國與中國爭霸的局勢下,向兩方索討好處。

美國積極圍堵中國,中國當然不會坐困。畢竟擁有巨大的市場,中國能夠給予亞洲國家的還很多--或者說,亞洲國家若要與中國作對則能夠失去的也很多。在美國與中國勢力交錯之間,亞洲國家雖然頗有為難之處,但也發現這是擁有自主性的唯一機會。因此亞洲國家將不會與中國交惡,但也會支持美國繼續保有亞洲區域安全上的領導地位。台灣的立場雖然很難比擬於一般亞洲國家,卻也有相同的地方,即是:一味偏向任何單一強權都不會是最明智的選擇。

20110630 新新聞 周奕成專欄

No comments: